pc版
4月金融机构收罚单340张 涉房信贷与关联交易频频“踩雷”

随着处罚力度持续加大,金融行业违法成本亦不断提高。据金融投资报记者统计,截至4月30日,银保监系统当月发布罚单340张。其中包括银保监会开出2张、银保监局开出115张、银保监分局开出223张。从违规原因来看,银行方面,涉房信贷、关联交易频频“踩雷”。保险机构方面,未按规定使用备案保险费率等问题仍存。

多张罚单剑指涉房信贷违规

今年以来,消费贷、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监管持续加强,但相关违规现象仍时有出现。据金融投资报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共有12张罚单涉及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涉及8家银行。

其中,浙江衢州柯城农村商业银行因存在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市,以其他用途其他产品隐匿发放个人按揭贷款、全部关联方授信余额超过监管规定等多项违法违规事实,被处以罚款410万元。

与此同时,“踩雷”涉房信贷业务的还有浙江遂昌富民村镇银行、浙江遂昌农村商业银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濉溪支行“未能有效监控贷款资金流向,造成个人消费类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贵州桐梓农村商业银行“发放个人消费贷款用于购房”;无锡农村商业银行“流动资金贷款用作土地出让金”等。

面对涉房信贷业务频踩“红线”,监管亦持续加强。4月25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2021年进一步推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做实贷款“三查”,强化内控合规管理,严禁虚构小微企业贷款用途“套利”,防止信贷资金变相流入资本市场和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等调控领域。

关联交易监管触发高额罚单

与此同时,中小机构进行关联交易、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乱象也引起监管关注。4月以来,有11张罚单涉及关联交易违规,金融违法成本也在不断提高。

除浙江衢州柯城农村商业银行外,还有多家银行收到百万级罚单。如宁波东海银行因关联交易管理存在缺陷等,被罚款350万元;河南中牟农村商业银行因对本行主要股东及其关联方合计授信余额超比例,以优于非关联方同类交易的条件对主要股东及其关联方进行交易等,被罚款160万元;辽宁盖州农村商业银行因未按照要求做好股东及关联交易管理等,被罚款120万元。

此外,涉及关联交易违规的银行机构还有浙江衢州柯城农村商业银行“全部关联方授信余额超过监管规定”;新疆吉木萨尔农村商业银行“未按监管要求审批关联交易”;东乌珠穆沁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正镶白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重大关联交易未经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审查及理事会审批”。

近年来,银保监会持续开展银行保险机构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3月30日发布的《2020年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指出,坚持依法监管,严厉整治金融违法违规行为。其中明确,“关注存量风险,针对偿付能力、资金运用、股权和关联交易等重点方面开展专项整治”。

“下一步将持续加强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监管,推动专项整治工作常态化,聚焦重点机构重点问题,加强处置处罚和公开披露,持续抓好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银保监会4月28日表示。

避免触碰合规红线

保险机构方面,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编制、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等依然是受到处罚的主要原因。

以保险费率为例,银保监会4月28日发布罚单显示,久隆财险因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费率等违规受到处罚,被罚款合计56万元。2017年4月至2019年6月,久隆财险承保的挖掘机械设备保险(2017版)保单未执行经备案的费率表。其中507笔业务收取保费相比按备案条款费率计算的最高值仍高25.2%,涉及保费金额600.70万元,多收取投保人保费151.37万元。

当月因保险费率违规收到处罚的保险机构还有华安财险贵州分公司黔西南中心支公司“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费率”;幸福人寿营口中心支公司“意外险业务实际承保费率显著高于备案费率、保险条款费率与备案条款费率不一致、意外险中介费用率大幅超出预定费用率”。

此前,3月19日,银保监会连发三文,通报近期开展产品监管“回头看”工作有关情况、人身保险公司2020年公司治理监管评估结果、2020年底险企销售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情况。在分析人士看来,其分别从内控合规、公司治理以及基层销售三个方面针针见血地点出了保险业顽疾,同时也为2021全年的监管走势奠定了基调。

“展望2021年,保险机构应当紧跟监管步伐,扎篱笆、定规矩、促合规,提速做到自查自纠自治理自整改,再接再厉,防患于未然,避免触碰合规红线。”普华永道报告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