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专家建议:多渠道金融措施 支持民间投资尽早“复位”

稳投资是“六稳”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投资则是稳投资的重要力量。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比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低了4.2个百分点,如何让民间投资尽早“复位”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8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在接受新华社和央视采访时表示,下半年,我国将进一步完善民间投资的环境,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应对疫情、公共卫生、仓储物流、应急储备等短板领域的建设,同时,要引导银行推出适应民营企业特点的信贷产品,增加信用贷款、中长期贷款规模和比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投资在稳定经济增长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而民间投资占我国固定资产总投的六成左右,因此稳定投资首先要引导民间投资稳步增长。”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梳理,今年以来,不论是相关部委还是各级政府都多次“点名”民间投资,多地还将如何积极引导、激活民间投资作为工作重点,并列出工作“清单”。

7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2部门和单位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参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的实施意见》,强调各类投资主体一视同仁,不得以任何形式对民营企业参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设置限制性门槛。

7月24日,河南省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投资活力的实施方案》的通知,以22条具体措施保护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民间投资高质量发展。3月16日,贵州省发展改革委公布了2020年贵州省将大力推进的1000个重点民间投资项目,计划年度完成投资2010亿元。

谈及下半年民间投资的重点领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预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支持“两新一重”建设,主要是指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今年以来刺激经济复苏的系列政策和交通水利设施建设等为民间投资提供了机遇。此外,创新科技领域也将成为下半年民间投资的重要方向。

对于“金融渠道如何支持民间投资?”这一问题,盘和林表示,民间投资拥有着巨大的资本供给潜力,但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活跃度不高。我国可通过多渠道的金融措施保护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民间投资高质量发展。例如,开辟审批绿色通道,将符合条件的民间投资项目纳入各级重点项目管理。充分运用财政资本金注入、投资补助、贷款贴息等综合手段,降低项目投融资和经营风险。尤其是针对那些投资不可逆程度高、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幅度大的行业,要尽快采取适当的金融措施,稳定这些行业中民间投资主体的预期。

刘向东认为,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也必不可少。“一方面,需要采取短期的刺激政策,包括进一步的减税降费和降低融资成本等举措,同时也要稳定投资预期,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提升民间投资的信心。另一方面,中长期要审核投融资体制改革,消除制约民间投资的各类制度性障碍,降低民间投资的交易成本,切实引导民营企业形成有效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