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信托“资金池”业务清理倒计时

    近期,四川信托TOT产品的集中逾期,再次将信托行业资金池业务置于舆论风口。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业内获悉,今年更早些时候,监管曾对包括四川信托在内的,至少5家资金池业务比较典型的信托公司进行了审查,其中,四川信托及另外一家南方信托公司的TOT 业务被监管叫停。

在其背后,明令禁止资金池业务的资管新规,过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目前只剩半年时间。

种种迹象显示,监管对资金池业务的清理步伐仍然明确坚定。

清整之下,信托行业将会有何种量级的资金池业务浮出水面,仍然引发业内关注。

推进分步清理

监管叫停TOT产品,自有其根源。

某信托公司财富团队管理层人士表示,监管早就要求停止资金池业务,TOT只是规避资金池的另一种方式。“资金池”等底层资产不明确的TOT产品有着规模大、价格低、运用灵活的优势,但却存在着资金运用压力大、期限错配、股东挪用、隐藏风险等隐患。

关于TOT资金池的风险,该人士举例介绍称,100亿元的资金池,原发行成本可能是7%,但后续被清理后改TOT发行,成本反而提升到9%。由于底层资产不良或资金被挪用,100亿元的池子,没有底层资产兑付缩减规模,那么不到6年就要募集200亿元资金来兑付前手。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中正是因为包含了大量不良资产,除此之外,监管方面还发现其股东挪用资金等痕迹。公开报道显示,6月17日,在四川信托TOT产品兑付问题协商沟通会上,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称,TOT产品本身是不违规的,设计的初衷是信托公司运用组合投资能力为客户做好资产配置。但是现实中,存在个别的信托公司运用TOT产品逃避监管要求,变相进行欺骗投资者,隐蔽风险资产,不向投资者披露等问题,四川信托就存在这样的违规行为。

另一家被叫停TOT 业务的南方信托公司,则被认为利用资金池兑付风险项目迹象明显。

至于其他家被审查的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则提到,其资金池业务或规模在缩减、收益率在下降,或整体在可控范围内,或风险较大,如何处置取决于监管下一步的态度。

“大限”逼近

事实上,资金池业务一直都是重点监管对象。

近期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再次申明,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此前,2019年,银保监会在“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的工作要点中还要求,禁止新增非标资金池,或通过分期发行、开放式、多层嵌套等方式变相新增非标资金池业务等。2018年4月下发的“资管新规”要求,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按照资管新规的规定,该文件过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

资深信托研究员曾靳分析认为,资管新规对资金池业务的态度也很明确,2020年底的过渡期也只剩半年时间,另外,基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考虑,防止金融风险向其他金融行业甚至实体行业蔓延,监管机构对资金池业务的监管政策也必然越来越严格。

“此前,监管也担心触雷后引发信托公司被挤兑,所以一直踌躇,导致这类产品越做越大,风险也越来越大。”前述信托公司财富团队管理层人士坦言。

据本报记者了解,去年底,监管层人士曾提到,制定信托公司资金池分步清理计划,把握好节奏和力度,到2020年底前存量业务原则上逐步清理完毕。

信托业风险资产规模6000亿元

清整之下,业界都在揣测浮出水面的资金池体量。

此前,有业内人士统计称:“从目前66家信托公司已发布的年报来看,截至2019年底,主动管理型产品中其他投资类余额共1.47万亿元,大多数信托公司会将资金池业务归入到其他投资类项目中,所以这1.47万亿元估计有一大半是资金池业务。据此测算,目前信托公司资金池业务总规模接近万亿元,非常庞大。”

曾靳亦提到,根据监管要求,项目大致分为证券投资类、股权投资类、其他投资类、融资类、事务管理类等五类项目。由于资金池投向广泛,不便于统一归类到具体项目类别。实践中,信托公司一般将资金池业务归入其他投资类。

前述监管层人士同时提到,截至2019年9月末,28家信托公司上报非标资金池余额4798.15亿元,其中投资非标资产占比约六成。个别非标资金池底层资产期限错配严重,资金接续已出现困难。个别非标资金池主要用于承接信托风险项目,底层资产质量加快劣变,清理难度不断加大。

某信托行业研究人士表示,现存资金池业务很多存在资管新规严禁的滚动发行、分离定价、底层资产不清晰等问题,存在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整治资金池较为困难。一方面,资金池规模庞大,一旦有负面舆情,容易引发流动性风险;另一方面,资金池内的不良资产较难处置。

曾靳认为,2020年底的过渡期即将到期,资金池业务的资金来源正在减少,原有的期限错配模式可能难以按过往操作方式正常运转,在兑付中可能产生一些问题。另外,随着几家信托公司资金池业务风险的暴露,以及近日监管要求压缩同业通道、融资类信托规模,资金池募集资金变得更是难上加难。信托公司按往年惯例顺利滚动发行、期限错配变得更加困难,加速了资金池业务风险的暴露。

关于资金池业务的风险,中信信托常务副总经理王道远等在所编著的《信托的逻辑》中提到,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还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的2.67%,提升0.35个百分点;信托业风险项目数量为1626个,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

“按照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必须整改完毕的话,那剩下的资金池业务风险还是很大的。”南方某信托公司研究人员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