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震荡下的债市 七成债基5月收益告负

发行遇冷公募发力“固收+”

连续多日调整后,债券市场迎来小幅回暖。

5月12日,国债期货终结了连续多日的下调转为收涨,10年期国债期货T2006合约、T2009合约分别收涨0.23%、0.29%;5年期国债期货TF2006合约、TF2009合约分别收涨0.06%、0.17%,银行间现券收益率则同步小幅下行。

事实上,进入5月以来,债券市场连续下跌,相比一季度来说,转变“猝不及防”。截至5月11日,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回调超过10BP,5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回调超过20BP。

债市调整下,此前一季度颇受关注的避险属性债基出现回调。而从当前各方机构反馈来看,针对此次市场调整是否会持续,以及未来市场走势的预期仍有分歧。

“最近市场出现暴跌,而且短端和长端普跌,对应到市场上有不同的声音,有一部分人可能是觉得整个牛市氛围可能要结束了,市场进入了拐点。但我更倾向于认为,从偏长周期角度来讲的话,这一轮的牛市周期还没有结束,总体基础是货币政策并不存在紧缩的基础,整个4月份都是相对偏宽松的态度。”天弘基金债券发起式基金经理刘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债基收益下行

市场走势的快速反转,带来了基金收益的震荡。

Wind数据显示,全市场3368只(分份额统计)债券型基金中,有2434只债券基金自5月1日至5月11日的区间回报为负,占比超过70%。其中国金惠安利率债C、国金惠安利率债A的跌幅超过2%,分别达到2.05%和2.04%;其次则有银河泰利A以及南方7-10年国开债C,跌幅分别为1.61%和1.55%。

相对于全市场基金来说,债券基金在5月以来的跌幅亦排名靠前。

Wind数据显示,自5月1日至5月11日的净值下跌幅度最大的基金中,除了招商金砖、泰达宏利印度、中银标普全球精选、工银瑞信印度市场美元4只QDII基金外,排名第五的即是国金惠安利率债C。

此外,银河泰利A、南方7-10年国开债A以及南方7-10年国开债C,在5月1日至5月11日的净值跌幅也排在全市场基金的前20位。

不仅收益上出现波动,近期还有债券基金出现发行失败或延长募集期的情况。5月9日,东兴证券公告称,东兴鑫阳6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合同不能生效,此前,东方永悦18个月定开债券基金也宣布募集期延长。

债基收益不济,主因是近期市场的乏力。

事实上,从4月底以来,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自4月30日以来已连续6个交易日均表现为下跌,同时现券收益转为快速上行。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自4月30日起上行,其间单日上涨一度接近2%。

“导致本轮市场回调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其一,今年以来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至4月底已累计下行61BP,积累较大涨幅,若预期收益率难以在短期内再创新低,则会造成较强的止盈需求;其二,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处于近10年低点,对配置机构吸引力相对有限,因此加速了本轮回调;其三,近期公布的经济数据均超出市场预期,对债券市场形成压制;其四,投资者比较担心5月份专项债供给压力及后续财政刺激政策超预期。”方正富邦基金固定收益基金投资部受访指出。

相较一季度来说,5月的市场无疑出现了明显的反差。

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均陷入压力,权益市场受风险偏好压制而出现回调。同时货币政策显著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通过降准、降低超额准备金利率等工具加大货币市场流动性宽裕程度,债券收益率亦大幅下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创下2004年以来新低。

Wind数据显示,全市场3368只(分份额统计)债券型基金中,有2804只债券基金在今年一季度的回报为正,占比超过80%。

就规模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债券基金的资产净值规模达到4.71万亿元,较2019年年末增长了4686.49亿元,增长率为11.06%,超过同期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增长率。

分歧犹存

在震荡市况之下,虽然针对后续债市走向仍有分歧,不过机构已展现出了配置调整。

“五一节前,出于对五一假期期间政策不确定性以及节后经济金融数据的担忧,我们适度调整了组合杠杆和久期,近期市场走势也印证了我们之前的判断。后续将根据市场调整情况,逢利率高点进行一些配置,以争取通过波段操作增厚组合收益。”方正富邦基金固定收益基金投资部受访指出。

据其分析,近期债券市场走势将以区间震荡为主,短期内难以看到像今年年初一样趋势性大幅下行机会,但也大概率不会立刻从牛市反转为熊市。

其原因是,一方面货币政策仍然处于宽松周期,资金利率维持低水平,国内经济基本面仍然较弱,海外主要经济体受疫情影响仍未全面复工复产,不支持债券市场立刻转为熊市;另一方面,市场普遍认为国内经济最低谷时期已过,在没有看到更多利好债市因素的情况下,突破前期利率低点动力有限,因此也难以看到像今年年初那样趋势性的下行机会。

“从一个偏长周期的角度来讲的话,货币政策短期没有转向的基础,从经济的角度,虽然说最底部的阶段过去了,但恢复到常态还需要比较漫长的过程,这个阶段是需要货币政策保驾护航的。短期去紧缩逻辑上说不通,所以更倾向于认为在当前的基本面情况,还有从政策的配合角度,它还是一个宽松的节奏。”刘洋指出。

而从当前公募机构的布局来看,“固收+”策略的产品仍受到青睐。

“经济增长压力最大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了,名义利率目前正处于底部区间,其短期大幅下行的概率不大。而从中长期来看,随着名义增速中枢的进一步下行,利率依然存在进一步的下行空间。在当前的宏观环境下,‘固收+’组合的债券投资部分比较适合以信用债为底仓,适度通过长久期利率债进行波段操作,坚守票息为王的策略。”博时恒裕拟任基金经理王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