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公募基金分仓背后的奥秘曝光

格林、中信建投基金佣金遭质疑

“五一”前夕,首次公募基金年报晚于一季报披露完毕:《红周刊》记者汇总基金年报数据,2019年券商共实现分仓佣金收入约76.8亿,较2018年增加约5亿,增长率为7%。从2019年公募分仓佣金收入来看,卖方研究向大券商集中的趋势更加明显,前十家券商占据44.45%的佣金席位。

具体说来,去年分仓前十位的券商座次出现了大面积调整:中信证券凭5.18亿元的总佣金收入夺回榜首;中信建投证券从2018年的第12名跃居第3名,同比增长42.52%;但在公司3.48亿的总佣金收入中,基金子公司中信建投基金仅仅贡献77.06万元,可谓杯水车薪。

从常理分析,基金佣金偏高主要是由于基金经理投资换手率较高所造成的。为此,《红周刊》记者查阅内地现存的公募基金公司,发现个别基金公司规模的增长速度远远赶不上佣金的增长速度,例如格林基金,2019年佣金同比增加了271.98%,但是基金公司的规模却仅增加15%,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公司2018年的基数太低。

此外,另一个奇怪的现象也随基金年报曝光,机构中存在券商佣金节节上行、控股基金子公司贡献寥寥无几的怪状,这也折射出券商系公募强弱分化的现状,并非所有嫡系家属都能贡献最大力量。

光大优势高换手换不来好业绩

从单只基金角度看,去年支出交易佣金最高的为华安媒体互联网,该基金去年证券交易产生的总佣金为5993.04万元,建信中证500指数增强以4261.07万元排在佣金榜第二位,它们各自的规模分别为115.39亿元和61.3亿元。

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佣金支出排在第7位的光大优势佣金为3385.67万元,而它的规模只有20.31亿元,是佣金支出前30名的基金中规模最小的一只。对比来看,昔日爆款兴全合宜去年末的规模超过300亿元,是光大优势规模的数倍,但其股票交易总金额却排在光大优势后面,2019年位列第八位。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诺亚控股研究部公募团队研究经理吴国华分析:“主要还是基金经理的操作风格和投资理念不同,报告期内光大优势的换手率是12倍。其前十大重仓股的变化也非常频繁,季度之间的重合度比较低,从二季度到三季度,十大重仓股悉数洗牌;兴全合宜采用的是买入并持有的长期投资思路,交易频率比较低,换手率只有1.3倍。”

即使基金经理频繁交易股票,光大优势去年迄今的业绩表现也乏善可陈。Wind资讯显示,该基金2019年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为19.74%,在同类基金中排名较为靠后;今年以来,该基金迄今的净值增长率更为负值,同类排名进一步滑向了谷底。

查阅基金逐季季报,《红周刊》记者发现,彼时基金全部重仓股当季的表现并非毫无亮点,例如2019年一季度重仓的阳光城、蓝光发展等股票,分别在当季取得了60.89%和37.17%的涨幅,但是二季度末,两者均被调出了重仓股之列。如是看来,基金经理欠缺了一份耐心,这也成为换手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对此,基金经理戴奇雷在年报中表示:“回顾2019年的操作,上半年存在着两点偏差:一是高估了基建增速反弹的力度,导致年初重仓的基建地产逆周期产业链表现不佳,二季度从看好逆周期行业转为看好航空、家电等可选消费龙头公司,结果中美贸易谈判骤然变化,基金重仓的可选消费板块出现大幅暴跌。”

增佣金不增规模 格林基金陷入怪圈

除去单只基金佣金偏高遭质疑外,在超过140家的公募基金公司中,部分小公司的佣金也出现了极度不合理的增长,例如成立于2016年的格林基金。《红周刊》记者汇总基金年报数据,去年公司总佣金为102.96万元,同比增加了271.98%。

具体一组数字说明了这种反差的强烈。根据Wind数据统计,其股票交易总金额、债券交易总金额及回购交易总金额分别为13.76万元、7.32万元以及201.91万元;但格林基金去年总体的规模增加只有不到3亿元。

“2019年末格林基金总管理规模为14.7亿,全年产生的总佣金是102.96万,佣金同比增长271.98%,增长率较高的原因在于基数太低。”吴国华分析,“细分来看,佣金主要变化在于存量的基金格林伯元规模从2018年的0.34亿增至2019年的1.15亿,佣金从27万增至79万。另外,2019年新发的两只混基格林伯锐和格林创新成长全年产生23万佣金,但它们去年末各自的规模只有2364万元和1.42亿元。公司依靠规模迷你的混基贡献了主要的佣金,从而也折射出基金公司整体规模增长不明显、没有同比例上升的问题。”

具体到单只基金来说,《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公司旗下的格林伯锐去年因回撤18.74%在混基榜中排名垫底。年报显示,该基金去年末的规模只有2364万元,而交易佣金却有12.16万元。

从该基金逐季季报来看,基金股票仓位的变动也较为频繁:一季度它配置了科技、消费和机械等行业,当季净值增长率也超过5%。但到了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已经全部清空,三季度放手一搏科创板的股票,四季度则转而重仓白马蓝筹股,重仓风格变来变去的结果导致基金业绩滑向深渊。

中信建投分仓收入盆满钵盈

基金子公司贡献相形见绌

整体从券商分仓佣金收入角度来看,2019年中信建投分仓收入达到3.48亿元,跃居券商行业第三位,较2018年末进步了10个名次。

在券商以研究换佣金的大背景下,某种程度上源于升级了投研团队,分仓佣金收入才得以突飞猛进。具体说来,中信建投首先是引入武超则担任研究所行政负责人。资料显示,武超则在2013-2017年连续五年获得《新财富》通信行业最佳分析师评选第一名,2019年是她在中信建投证券挂帅投研发展部的第一个完整年度。

除了团队领导外,去年中信建投的麾下也成功聘任了多位行业明星分析师加入,比如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机械兼建材首席分析师吕娟、房地产行业首席分析师兼地产金融组组长竺劲等。据了解,他们均从业多年,专业水平得到了较多客户的认可,佣金派点的成绩也名列前茅。

与母公司分仓佣金收入飞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年公司持股55%的基金子公司中信建投基金,虽然交易总佣金较2018年增长了91.35%,但是也只有284.52万元。细分来看,其中支付给中信建投证券的佣金金额最多,具体数值为77.06万元,席位占比为27.08%。但这一数据在中信建投证券的佣金收入中的占比只有0.22%。

从交易金额来看,去年全年,中信建投基金的股票交易总金额为47.26亿元、债券交易总金额为58.34亿元,回购交易总金额为2371.82亿元。显而易见,股票交易是公司产生佣金最少的一部分。

究其原因,股票交易总金额低也折射出公司权益类产品的羸弱。根据Wind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中信建投基金去年末的总规模为172亿元,在140家内地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在第85位,它旗下权益类基金、偏债型基金以及货币型基金各自的规模分别为7.94亿元、42.44亿元和103.37亿元,而规模差强人意的背后,核心的逻辑还是产品业绩的全线惨淡。

不过,这种业绩颓势在去年终于有了转机,其中中信建投智信物联网和中信建投医改的净值增长率都超过50%。但一朝的业绩翻身不足以改变长期的存在感稀薄,剔除新发产品,公司旗下权益类产品去年一年规模只增加了4.43亿元。由此顺理成章的是,公司的股票交易总额及交易佣金都保持在较低水平。

一位不愿具名分析师对《红周刊》记者表示,长期以来,权益类产品都不是该公司发展的重心。去年以来,在权益新品发行火爆背景下,公司也增加了同类产品的发行,新成立了中信建投行业轮换,今年又新成立了中信建投价值甄选和中信建投策略精选,旗下权益类产品由2018年末的5只增至8只。但是公司对于权益类产品的重视明显不足,期间公司只增加了栾江伟1位主动权益类掌门。

综上所述,2019年基金分仓佣金冰火两重天的背后,基金掌舵人的操盘思路尤其应该引发关注,毕竟行业中超高的换手率很难斩获可观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