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刘鹤定调中国经济 周小川:不健康现象

周小川:人民币国际化是'早产儿' 当初并未有此构想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出席并演讲。

在回答“人民币什么时候能够成为硬通货”时,周小川首先认为,硬通货本身的定义就比较模糊,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定义。

但他认为,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应是渐进的过程,“而且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是一个‘早产儿’,本来中国并没有打算比如说在2010年、2012年左右开始推人民币国际化”,周小川透露。

他称,是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后,流动性不够,因流动性问题导致了扩大本币的使用。那时,中国与部分国家采用了本币互换的方式支持贸易投资结算,缓解流动性问题。

“我记得那时候的提法叫‘支持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与投资中的使用’,后来由更高层次提出来叫‘人民币国际化’。

周小川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是渐进过程,但也确实可能出现大跨步的台阶,第一是因为一些经济危机可能会造成特别的需求,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若出现问题,反而就会给其他货币的发展提供了不同的机会。“这里也包括主要储备货币国家是不是会过多应用金融制裁,你要一制裁了,别人就想着用别的货币,不光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设想,也取决于外部整个的环境”。(.新.浪.财.经)

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周小川回应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出席并演讲。

财·新·传媒总编辑王烁向周小川提问,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对此,周小川表示,五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前,一些印钞造币厂商曾提出纸币的替代性做法可能是数字货币,但并没有着重讨论应用区块链或者是分布式记账系统的可能性。

“中国从那时候就开始布置做一些研究,但是初始的研究可能进展不会突飞猛进,因为技术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掌握。现在已经搞了不少年了,可能有不少想法了,我现在也离开了人民银行,所以你要想了解进展情况和什么时候推到什么程度,我觉得你们财·新·峰会反正也有人民银行的人参加,你就找他们去问”。

谈到数字货币时,周小川分析称,私人部门可以参加零售性支付,我国的第三方支付也起了很大作用,发展也很快,但这基本电子支付轨道上的发展,并非以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为基础的数字货币。

在其看来,央行的数字货币主要仍会聚焦于本国,“央行可能更加注重于批发,在银行之间、在第三方支付之间做好批发而搞一种数字货币。但是理论上来讲,央行搞的数字货币也可以为零售服务,但为零售服务又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带来很大的冲击,因此大家也是非常谨慎的”。

周小川强调,如果央行的数字货币要针对的是跨境汇款、投资等跨境类业务,那么就要满足很多新要求,“不是哪一家央行可以管的,可能就需要有一个联合的机制”。

他强调,数字货币在不同层次的应用、进展所应对的监管要求也不相同,未来需要有组织的协调机制。他以反洗钱举例,“现在全球都非常重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反洗钱、反恐融资如何切入到每个不同层次的支付体系里面也变成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它有可能明显地增加成本,同时也会使得效率有所下降。但是确实非常必要,因为从全球来讲,现在都非常重视这样的职能”。(.新.浪.财.经)


刘鹤:中国经济在多重挑战面前继续稳中向好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在开幕演讲环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书面致辞称,中国经济在多重挑战面前继续稳中向好,积极应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的复杂局面。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着力做好“六稳”工作,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步推进,民生福祉不断改善。

致辞全文如下:
第十届财·新·峰会今天在北京开幕,恰逢财·新·传媒创办十周年。我致以衷心的祝贺!

本届财·新·峰会聚焦“开放的中国与世界”,契合了今天对中国也是对全世界来说极为迫切的主题。只有各国坚持致力于开放合作,才能继续实现全世界的繁荣、稳定和长期和平。这需要各国政府、企业界、学术界的共同努力。财·新·峰会将大家汇聚一堂,集思广益,希望能够尽快听到来自峰会参加者的建策建言。

2019年岁末正在临近。洞察风云、砥砺前行的这一年,为新中国经济70年的壮阔历史写下了新的一页,也为迎接新的一年提供了诸多思辩与展望的视角。中国经济在多重挑战面前继续稳中向好,积极应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的复杂局面。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着力做好“六稳”工作,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步推进,民生福祉不断改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可靠的信息、准确的数据和畅通的沟通机制。新闻媒体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程中承载着重要使命。财·新·传媒做了许多有质量的工作,提供了有价值的媒体原创内容,积极探索传播形态创新,为读者提供可靠信息,为决策提供重要参考。希望财·新·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在传媒领域做出新的贡献。

谨此祝贺财·新·传媒创办十周年,预祝第十届财·新·峰会“开放的中国与世界”成功举办。(.新.浪.财.经)


周小川:全球市场有很多不健康现象 需要为风控做准备
11月8日消息,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峰会并演讲。周小川表示,对于下一轮金融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不同的政府官员、央行官员、学术界看法不同。有的人比较乐观,有的人比较悲观。悲观的人认为,下一轮危机确实概率比较高,因为全球市场现在有很多不健康的现象。因此,我们确实需要为下一轮金融风控做一些准备。(.新.浪.财.经)


周小川:跨境汇款的不便利主要是政策和体制上的障碍
11月8日消息,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峰会并演讲。

周小川表示,跨境汇款的不便利主要还不是技术上的障碍,不是技术选择、技术系统上的障碍,主要是政策和体制上的障碍。因为有的国家对外汇可能会有管理,有的国家对汇出有障碍,有的国家对汇入有障碍,有的国家对兑换有障碍,一旦涉及到兑换就涉及到全球汇率体制的协调问题,这也是当前IMF等于其他机构的相关内容。(.新.浪.财.经)


周小川评libra:公众会对稳定性产生怀疑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出席并演讲。

周小川在谈到全球性金融基础设施时表示,数字货币的初衷是试图解决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特别是跨境支付方面的弱项,希望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提高支付效率,减少障碍。但对于这样的基础设施如何管理,全球主要央行在中间应该起到哪些作用,产生了争议。

周小川在提到Libra时称,最开始强调的应用方向是跨境汇款,“我个人觉得这个选择方向也是有道理的”。他解释称,由于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等技术,每秒处理的交易笔数相对还没有那么高,所以如果将数字货币应用于零售环节,是暂时做不到的。而跨境汇款笔数相对比较少,所以可以作为一种选择。另外,跨境汇款的效率确实存在问题,有很多人是不满意的,所以从跨境汇款起步确实具有吸引力。

但周小川也强调,Libra既然以稳定币的形式存在,就必然要对应一篮子货币,而若由Libra协会管理一篮子货币,就会引起私人组织能否全心全意做好公共服务的争论和质疑。

“人们必然会怀疑一个私人的libra协会是否会有很强的利益动机,所以他们会拿准备金托管的钱去做别的事,诸如做贷款,或者在金融市场做其他事。这样的话,公众对稳定性会产生怀疑”,周小川说。

周小川坦诚,自己比较关心Libra托管的准备金数量如何确定、质量如何,“也就是说托管的钱是不是真正在那儿作为备付使用,另外就是有没有赚取利润的动机。因为在中国我们发现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说是要搞支付,通过科技提供更好的支付,但是有的支付机构实际上眼睛就瞄着预付金来了以后可以由利息收入,也可以做其他的投资从中获取收益。所以这个看法也都是接近的”。(.新.浪.财.经)


周小川: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眼睛就瞄着预付金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出席并演讲。

周小川在谈到全球性金融基础设施时表示,数字货币的初衷是试图解决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特别是跨境支付方面的弱项,希望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提高支付效率,减少障碍。但对于这样的基础设施如何管理,全球主要央行在中间应该起到哪些作用,产生了争议。

周小川在提到Libra时称,最开始强调的应用方向是跨境汇款,“我个人觉得这个选择方向也是有道理的”。他解释称,由于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等技术,每秒处理的交易笔数相对还没有那么高,所以如果将数字货币应用于零售环节,是暂时做不到的。而跨境汇款笔数相对比较少,所以可以作为一种选择。另外,跨境汇款的效率确实存在问题,有很多人是不满意的,所以从跨境汇款起步确实具有吸引力。

但周小川也强调,Libra既然以稳定币的形式存在,就必然要对应一篮子货币,而若由Libra协会管理一篮子货币,就会引起私人组织能否全心全意做好公共服务的争论和质疑。

“人们必然会怀疑一个私人的libra协会是否会有很强的利益动机,所以他们会拿准备金托管的钱去做别的事,诸如做贷款,或者在金融市场做其他事。这样的话,公众对稳定性会产生怀疑”,周小川说。

周小川坦诚,自己比较关心Libra托管的准备金数量如何确定、质量如何,“也就是说托管的钱是不是真正在那儿作为备付使用,另外就是有没有赚取利润的动机。因为在中国我们发现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说是要搞支付,通过科技提供更好的支付,但是有的支付机构实际上眼睛就瞄着预付金来了以后可以由利息收入,也可以做其他的投资从中获取收益。所以这个看法也都是接近的”。(.新.浪.财.经)


周小川:各国通货膨胀率均处于较低水平 具有很大共性

11月8日消息,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今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并发表演讲。周小川表示,以前各国的经济增长、就业、通货膨胀数字差异很大,有的国家物价很稳定,甚至通缩,但另外一些国家通货膨胀很严重,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政策体系调整的结果。

周小川指出,总体来讲,目前各国的通货膨胀率都比较低,具有很大的共性。物价水平作为货币政策调控的一个主要目标,呈现出共同运动的方向。(.新.浪.财.经)


胡晓炼:中国需按自己的节奏把握政策 不搞大水漫灌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欢迎晚宴的演讲指出,目前全球债务问题已经比较严重,而且仍在持续积累。

“这种债务的积累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对这个问题应引起高度警惕。”胡晓炼称,靠债务积累来支持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益在下降,中国要保持经济的平稳、长远、可持续的增长,在宏观政策、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几方面要保持定力和坚持。

在胡晓炼看来,目前很多国家物价仍然处于通缩的状况,通货膨胀率极低,可能觉得通货膨胀不是一个问题,“但是由于形成通货膨胀的水份是在的,种子是埋在这里的,如果有契机或者有合适的土壤,它的面目就会暴露出来。”

据财·新·报道,胡晓炼坦言,现在中国也面临债务出清,主要是债务处置即重组、核销等,“这个问题对债权人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痛点”。

她同时强调,中国要保持经济的平稳、长远、可持续的增长,有几个方面要保持定力和坚持:
一是宏观政策是要稳。“尽管现在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但是靠债务积累来支持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益在下降,政府和中央银行对此已有清醒认识,一直保持着定力,在国际上利率继续有比较大幅度下调的形势下,中国仍然按照自己的节奏、部署来把握整体的宏观政策,不搞大水漫灌,这是非常重要的。”胡晓炼说。

二是目前仍然在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此重点是提升经济增长质量。“经济增长质量提高了,偿债能力才有坚实的基础。”她同时指出,去杠杆并不意味着大幅度限制借债,而是资金要投向更加有效益的领域,资金用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她举例称,一些重资产的领先领域,可以预期未来的经济效益较高,比如5G领域、现代信息技术、芯片等,这些都可能需要大量投资。

第三是要加快发展资本市场。近日《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这份长达两万字的重要纲领性文件,对党和国家的长远规划做出了系统谋划,其中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无疑给资本市场打入一剂强心针。

在胡晓炼看来,资本市场更好的发挥作用,是一个比较迫切的任务,“希望能够尽快落地;解决新兴市场国家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问题,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就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四是关于治理的问题,胡晓炼指出,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国家层面的治理;一个是企业层面的治理。在国家治理方面,厘清政府职责、摆正政府位置,“特别是加强对政府债务的管理、解决隐形债务的问题,这些都可以通过强化国家治理得到实现。”

在企业治理方面,从去年以来,国资委对于强化央企的债务管理提出了明确要求,而且有一些硬措施,包括对债务率提出了明确约束。在胡晓炼看来,除了国企,一些大型民营企业的治理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目前陷入困境的很多民企,就是由于肆意举债扩张、走了弯路。“加强公司治理是摆在所有企业面前重要任务,也是解决企业债务高企、债务低效使用的最关键环节。”(.新.浪.财.经.综.合)